返回

梦境指南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他们都该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问老于:“你看清楚了,不会搞错?”

    老于说:“他害我坐了三年牢,化成灰我都认识。”

    真是好人没好报,祸害活千年!我妹和我爸都走了,这个好赌、好色又不守信用的恶棍却活得有滋有味的。我咽不下这口气。

    我和老于喝闷酒,喝着喝着酒劲上来了,我愤愤地说:“他要是落我手上,我非摘了他的肾不可!”

    老于说:“摘,为什么不摘?这种人就不配有肾!”

    我们就策划着怎么去摘那人的肾。

    老于去保卫科调监控,查到了那人就诊的科室是皮肤性病科。

    我去电脑系统调取了他的病历,发现他没有什么大病,就是普通的股癣。从诊疗记录来看,这家伙应该是私生活糜烂,怀疑自己染了病。

    这给了我可趁之机。我根据他登记的手机号,用医院的电话打给他,说他很可能感染了一种罕见的性病,如果不动手术的话,皮肤癣可能会恶化。让他隔天来医院挂普外科赵鹏程医生的专家门诊,咨询一下手术的事情。

    那家伙第二天一早就来了,挂了我的号。轮到他的时候,他说:“赵医生,我看你好面熟。”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认出我来了。谁知道他接下来说话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我才知道他是因为边上人多,不好意思说病情,故意和我套近乎。

    我心里暗笑,拿着他的病历本看了看,装模作样地说:“你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先去验个血,等会儿人少的时候再来。”

    他验完血后就一直在旁边等着,到我快下班的时候,已经没有其他病人了,他才把化验单拿来给我看。

    我说幸亏你看得早,你这个血象现在还是正常的,可以手术。他问我具体是什么病,手术有没有危险。我随便编了个听起来很专业的名字,然后说:“手术是很简单的,个把小时就结束了,也不需要住院。”

    他一听放下了心。

    我假装随意地和他聊天,问他是不是常年在东莞玩。他一听这个就来劲了,说东莞那地方很正规,妹子都定期体检,才不会得什么病。又问我是不是也好这一口,说东莞没了,他现在在吴中地区打游击,底下小妹都是以前在东莞培训过的。

    我笑说你这样也不怕你媳妇儿知道?

    他说谁爱娶媳妇谁娶去,老子光棍一条,想怎么玩怎么玩,想玩多少玩多少。

    我心说你这种人不得尿毒症真是没天理了,表面上却故作惊讶地说:“哎呀,那一会儿手术谁签字?有没有亲戚朋友知道你来这儿看病?”

    “这种病谁会告诉别人啊?”他有点不安地问,“我自个儿签字不行吗?”

    我假装为难:“按规定呢,是不行的。不过嘛……”

    他一看有戏,就问我不过什么。

    我说:“你这个手术吧,也不是什么大手术,也没什么危险性,我就算私下里帮你做做掉也可以的。”

    他问:“私下里怎么做?”

    我说:“就是不开单子,我直接带你去手术室做掉,在医院的病历系统里查不到你的手术记录,也就没人知道你得过这个病。不过这样我就要承担比较大的风险了。”

    他以为我是要管他私下里要钱,小心地问了句:“多少钱啊?”

    我说:“按医院正规做呢,大概一万,医院有记录,家属要签字。我给你做掉呢,收你三千,不贵吧?”

    他连说不贵不贵,就跟我约好了半夜来做手术。

    由于是偷偷做,我不能从院里领手术需要的药物,包括麻醉和应急用血,我就让老于通过外部渠道去买。晚上的时候,也是老于充当我的助手。当然,他不懂医护,主要任务是帮我把风。

    手术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我摘了那家伙一个肾,正准备缝合的时候,老于说:“摘一个是摘,摘两个也是摘,迟早暴露,还不如一步到位。”

    我吓了一跳,说:“两个肾都摘了,人可就死了。”

    老于说:“他不死,我们早晚要死。”

    我说:“那尸体则么处理?”

    老于说:“往停尸房一扔,过几天再处理,没人知道

5、他们都该死(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