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境指南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煤老板和如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木进去就在酒吧的吧台坐下来,毫不客气地说:“两杯啤酒,冰的,记账上。”

    毕生花说:“你那账单都够你擦一年屁股了,什么时候还?”

    青木喝着啤酒说:“谈钱多伤感情。”

    “不谈钱更伤感情!”毕生花把啤酒杯重重摔在吧台上,溅出一堆泡沫。

    胡杏就咯咯地笑,青木也嘿嘿地笑。

    毕生花摇头叹气,说:“赶紧喝,楼上有个棒槌等半天了。”

    “什么棒槌?”

    “来找你做咨询的,不是棒槌是什么?”

    青木瞪大了眼睛:“我没回来你就让陌生人上楼?”

    “你楼上有值钱东西么?难道还怕人把你的煤老板偷走,嘁!”毕生花不屑地说,“人家好歹在我这里消费了三百大元。”

    青木朝胡杏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带着胡杏往后门走。

    毕生花把一包东西隔空扔过来,说:“给煤老板吃。”

    青木接在手里,也不问,随手就揣进了衣兜。

    胡杏奇怪煤老板是谁,又不好意思问,心说难道楼上别有动天,连煤老板都在这里办公?

    二楼的过道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靠窗的地方有一排旧椅子,就像医院里候诊的那种。

    椅子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人。

    “是青木大师回来了吧!”中年男人站起来躬着身,“哟,怎么还有警察同志呢?”

    胡杏发现这个男人看她的时候眼神闪烁,凭着做刑警的直觉,这人一定有问题。

    “怎么?警察不能来吗?”胡杏反问了一句。

    “能来,能来。”中年男人的背躬得更弯了,“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你是找我吗?”青木问道。

    “啊,我叫马福庆,我找青木大师。”中年男人大概发现青木比较年轻,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大师,有点拿不定主意。

    “进去坐吧。”青木也不显热情,只懒洋洋地打个招呼,双手插在裤兜里,趿拉板踢踏踢踏地往前挪了几步,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门头上挂着“神乌工作室”的牌子,两侧贴着对联:

    唯有青木,

    可栖神乌。

    胡杏默默地念着这八个字,感觉其中应有深意。

    青木打开了门,扭头示意他们进去。

    胡杏没看见他掏钥匙,判断门应该本来就没上锁。

    工作室的房间不大,四四方方的,靠墙的架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中间一张办公桌,左边有沙发和茶几。满地狼藉的杂志、报纸和烟头,有点像刑警队办大案在会议室通宵加班时的情景。

    青木指着沙发说:“坐。”

    胡杏大大方方地坐了。马福庆等胡杏坐了,才在另一个沙发最边缘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坐下来。

    青木这时候却没有招呼他们,而是对着空气大声喊起来:“煤老板,煤老板!”

    没有任何回音。

    胡杏看见房间里面还有一扇小门,猜测青木喊的煤老板应该在里面睡觉。

    青木把楼下老板娘给他的那包东西拿出来,作势要扔的样子,又喊:“煤老板,你再不出来,如花给你做的好吃的就没啦!”

    就听哗啦啦一阵响,不知从哪里飞出来一团黑影,在屋子里闪了两下,落在青木面前的茶几上。

    胡杏这才看清那黑影赫然是一只乌鸦。

    乌鸦“呱”一声叫,仰着脖子,张得大大的嘴巴对着青木,像待哺的雏燕一样,喉咙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青木从保鲜袋包着的食物里捡出指甲盖大小的一颗,扔进乌鸦的嘴里。

    乌鸦吞下食物,欢快地扭了扭脖

9、煤老板和如花(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