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境指南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原来这么值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照规矩,青木是不能随便泄露客户的信息给其他人的。但马福庆从头到尾也没说上十句话,而青木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他就跑了。这时候的马福庆还算不上青木的客户。

    青木和马福庆素无瓜葛,自然也不会去管他的闲事,但马福庆偏偏扔下了一个红包,这就让青木不得不去做点什么,而恰巧胡杏就在旁边,青木就提醒胡杏去查一查案卷。不管查到查不到,也算尽了义务。

    青木把红包丢给吧台后面正忙活的老板娘,说:“先抵半个月房租。”

    毕生花接过红包,放手里掂了掂,嘲讽道:“哟,还真是个棒槌!”

    青木掏出烟盒子想抽烟,发现盒子空了,就揉成一团,轻轻一弹,纸团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落进了角落的垃圾桶。

    毕生花从烟柜里拿了一包百乐门,把烟和红包一起扔给青木,说:“你还是先留着吧,别哪天饿死在我屋子里,我可担不起。”

    青木也不矫情,笑嘻嘻地说:“很快就会有大生意的,等我有了钱,帮你把隔壁的铺子都吃下来,把如花酒吧开成这片儿最大的酒吧。”

    毕生花不屑地说:“先把你自己的肚子填饱吧。等你赚钱?我酒吧的生意早黄啦!”

    青木打开烟盒子,抽出一根烟,熟练地弹开都彭打火机的顶盖,点着火。

    清脆悦耳的金属朗声在安静的酒吧间里回荡。

    低头擦拭着酒瓶的老板娘猛然抬起头,盯着青木看了几眼,一把抢过打火机,说:“哟呵,高级货啊!谁送的?那个女警察?”

    她用手指“哒哒”地玩弄了几下,讥笑道:“看不出来啊,还是个倒贴货!你让人家送你这么贵的打火机,怎么不让她帮你把房租交了?”

    “很贵吗?”

    “一万多吧。”

    青木吓了一跳,嘴角的肌肉抖了抖,说:“那……要不,这个给你,抵房租?”

    毕生花“啪”一声把打火机重重地拍在吧台上:“谁要你的破打火机啊!一股骚味!”

    她说完又一把抢过红包,说:“钱我收了,先说好啊,房租另算,这个顶多算你这月的伙食费。”

    ……

    七点的时候,如花酒吧开了门准备营业。服务员把桌椅板凳搬抬到门口,排成一溜儿。

    大堂中间正对大门的地方有个小舞台。一个女孩在舞台上架好麦克风,开始调试手中的吉他。

    毕生花在吧台后面。她是这里的老板娘,也是调酒师。

    这样传统的小酒吧在柳营巷有好几家。

    由于时间还早,酒吧里没有客人。

    青木百无聊赖地靠在吧台上喝着冰啤。

    他看着那个弹吉他的女孩面生,就问毕生花:“新来的?”

    毕生花说:“是,大学生,过来兼职的。”

    女孩坐在高脚椅上,试了几个吉他音,然后开始唱歌。她先唱了一首民谣,青木没听过,只觉得嗓子还不错,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哀伤的味道。

    青木对毕生花说:“这样唱怕是不行呢,镇不住场子。”

    毕生花说:“乐队的几个兄弟有事,来不了了,临时找来救场的,将就吧。”

    青木又多看了女孩几眼,正好和女孩的眼神相对。

    女孩的眼睛里有一种莫名的空洞,就像丢了魂一样。

    毕生花说:“要不一会儿你带着煤老板下来演个节目,算是救个场?”

    青木连忙举手投降:“算了,我还是出去溜溜吧。”

    他把酒杯的底沫喝干净,走到后堂对着楼上喊了一嗓子:“逛街去咯——”然后从酒吧的后门走了出去。

    刚到大街上,头顶就哗啦啦一阵响,煤老板扑棱着翅膀飞了过来。

    青木伸出胳膊,像那些玩鹰的二世

11、原来这么值钱(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