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境指南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0、孝子恶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木看见马福庆的眼神闪烁不定,眼里却没有看见他们应有的惊讶。

    “你好像知道我们要来?”青木问他。

    马福庆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姆妈脾气不太好,不喜欢外人来我家,实在不好意思。”

    青木和胡杏跟着马福庆进了大门。

    马福庆家的房子挺宽敞,两进的小二楼,带前后院。

    青木在院子里溜达起来,趿拉板在地上发出的踢踏踢踏的声音让马福庆很不舒服。

    “进屋吧,”马福庆催促道,“屋里凉快,有冰好的西瓜。”

    “你怎么也不问问我们来干嘛?”青木却不着急,从前院一直溜达到了后院。

    “是我自己不好,给大师和这位警察同志添麻烦了。”马福庆战战兢兢。

    马家的前院种了不少瓜果,而后院却空着,只有孤零零一颗老槐树。

    青木站在槐树底下的树荫里,绕着槐树转了一圈,说:“这树不错,这儿凉快。”

    不知道是不是太热了,马福庆脸上滴下汗来,说:“大师,有事儿里边说吧。”

    这时候,不知什么地方传来一阵铁链子叮呤当啷的声音,还伴随着一种低沉的嘶吼。

    “你家养着藏獒?”胡杏辨别着声音的方向,确定是从房子里面传来的。

    “哦,不,不是藏獒,就是普通的……家,家犬。”马福庆脸上的汗越来越多,衣服也湿透了。

    青木朝胡杏使了个眼色,说:“那我们进去坐吧。”

    和所有农村的房子一样,马家的客厅很大,但陈设简陋。一张四方的八仙桌放在中间,围着几条长条板凳。角落里放着一台32吋的老式电视机,四周的墙壁刷着简单的白色涂料,墙皮斑驳,有些已经有脱落的迹象。

    屋子里没有开空调,但窗帘都拉上了,隔绝了外面的热气,几个电风扇齐开着,倒也挺凉快。但这么一来,就显得有点昏暗和沉闷了。

    马福庆的娘坐在角落里看电视,一把单独的电风扇对着她吹,电视的光照在她脸上忽明忽暗,闪烁不定。胡杏总觉得她的面容阴森森的,加上对他们的到来似乎不怀好意,叫人看了心底不免升起一股寒意。

    她把自己的想法悄悄告诉了青木,青木无所谓地说:“这样不是更凉快些吗?”

    马福庆把切好的冰西瓜端过来放在八仙桌上,招呼他们吃。然后他自己拿了一块,把里面的黑仔白仔都一颗一颗抠出来,只剩下干干净净的瓜瓤,才拿到他母亲面前:“姆妈,你吃。”

    “还是个孝子。”胡杏没来由地对马福庆生出了些许好感。

    青木笑而不语。除了在梦里,他从不轻易判断人性。人类在长期的生存压力和进化中已经学会了太多的伪装,即使在梦里,有时候潜意识都会欺骗自己,何况在陌生人面前。

    马福庆的娘毫不客气地一把抓过西瓜,眼睛斜都不斜一下,继续看她的电视。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胡杏差点以为那是泥塑雕像。

    马福庆一直在旁边等着。她娘啃了一口西瓜,吃到一颗没有扣掉的西瓜仔,“噗”一口吐在马福庆身上,把手里的西瓜摔在了地上。

    胡杏惊得目瞪口呆,嘟囔道:“原来是个疯婆子!”

    马福庆的娘转过脸来,盯着胡杏问马福庆:“她讲什么?”她的一半脸反射着电视的光,一半脸隐藏在黑暗里,眼神凶凶的,像看见了仇人一样。

    马福庆连忙挡在她娘面前,说:“没事体,没事体,她在讲她自家啦。”

    他转过身朝青木他们“嘿嘿”笑了几声,去墙角拿了扫把,把地上的西瓜皮和溅了满地的碎瓜瓤扫干净。

    他娘还在盯着胡杏看,看得胡杏浑身不自在。

    马福庆扫完地,又到桌上拿了一块西瓜,愈加仔细地扣瓜仔儿。扣完后看了又看,直到确定没有剩余的瓜仔儿了,才重新拿去给他娘吃。

    他娘把马福庆的手推开:“不吃

20、孝子恶母(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