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拜师九叔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半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彪是王德的儿子,二十多岁,皮肤黝黑,个子矮小干瘦,林天齐一打开门,王彪就火急火燎的快步走了进来,连开门的林天齐都来不及招呼,向九叔道:“九叔,我爹出事了,您快过去帮忙看看,他好像快不行了,一直在吐血。”王彪看着九叔急切道,满头大汗,喘着粗气。

    王彪家就在义庄不远,两家之间也不过百米的路程,而王彪却是满头大汗,鼻喘粗气,可见其心中急切,林天齐和九叔闻言都是脸色微变,脑海中几乎不约而同的想到了昨晚看到的王德飘魂,心有所感,不过都没有多言。

    跟着王彪出了义庄,向着王德家走去,不过刚刚道门口,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哭声,是王德的媳妇李翠兰的哭声,王彪原本就焦急的脸色也是瞬间巨变,拔腿一下子就跑了进去“爹!”接着,屋子里响起王彪的悲呼。

    王德死了,林天齐和自己师傅走进来时,映入眼帘的正好是王德刚刚断气的尸体,在尸体旁边,还有一地嫣红的的鲜血,一些鲜血成血块性状,王德和李翠兰扑在王德的尸体旁边痛哭,王德走的突然,两人都难以接受。

    不多时,周围左邻右舍的人也听到动静赶了过来,王家中的人聚集的也越来越多,看到情况都是静默无言:“林师傅,小王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突然走了,不会是什么邪魅作祟吧。”有老人开口向九叔问道。

     周围的其他人闻言也是看过来,就是还沉浸在悲痛中的王彪和李翠兰母子两人也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九叔,如果王德是正常死亡还好,但如果是邪魅作祟,那问题就言重了。

    “不是,王德是积劳成疾,平日也没有注意。”

    九叔摇摇头,告诉众人事情,王德是积劳成疾,平日里有没有注意到,所以现在一下子爆发出来,才造成突然去世,平日里虽然看起来很健康,实则身体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昨晚的飘魂就是最好的证据,王德身体早已病入膏肓,导致灵魂在肉体中无法安稳,才离开肉体四处飘荡,只不过平日里王德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现在病情一下子爆发,就直接要了王德的命。

    周围的人听到九叔的话都是暗松一口气,然后便开始有人过去安慰起李翠翠和王彪母子起来,林天齐和自己师傅待了一会儿选择了离开,他们本来是过来救人的,但是现在人死了,他们也就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

    实际上,从过来的时候,师徒两人心中也早已有了这个预料,因为从昨晚看见王德飘魂,就已经表明王德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境界,就算医治多半也是已经回天乏术了。

    人一旦出现飘魂的情况,基本上也就是半只脚踏入鬼门关了。

    “师傅,师兄”回到义庄,许东升不知何时也停止了修炼,出现在院子中,看到两人回来叫到,不过林天齐和九叔都看得出来,许东升还没有感应道自己魂魄。

    “师兄,怎么了,我怎么好像听到了哭声,出什么事情了吗?”等九叔进了屋,许东升又小声凑道林天齐耳边问道。

    “王叔死了。”林天齐道。

    “啊,王叔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就是刚刚吗?”

    许东升惊了一下。

    “嗯,就是刚刚”林天齐点了点头,回答许东升,随后又拍了拍许东升肩膀:“好了,不说这个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做晚饭吧。”

    义庄只有师徒三人,伙食自然也是自行解决。

    傍晚时分,王家就响起了打笳乐,所谓打笳乐,其实也就是后世的哀乐,由唢呐、钹、平鼓等一些乐器为死人演奏的乐曲。

    不过这对于义庄中的师徒三人而言,并无多大影响,干他们这一行的,早就见惯了死人,死人的事自然也是习以为常,生活不止诗和远方,还有眼前苟且,日子该怎么过,就还得怎么过。

    翌日,清晨,一大早,朝阳初升,林天齐便早早盘膝坐在前院中,调匀鼻息,平心静气,意识沉浸在自己的灵魂中,进入那种空灵的状态,按照紫气蕴魂诀的吐纳冥想之法开始修炼起来。

    紫气蕴魂法的修炼就是吸朝阳紫霞之气,孕养灵魂,昨天在感应道自己的灵魂之后林天齐也尝试过按照上面的修行方法修炼,但是毫无效果,所以就放弃了,现在朝阳马上就要升起,林天齐要看看

第十四章:半月(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