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买宋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引弓射箭开口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李小鱼真的觉得自己是可怜到了极点,特别是莫名其妙摊上这样一个便宜老爹后,更是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因为这老家伙吃酒席好像吃上瘾了一样,每天都要点一桌上等酒席,而他们又穷,根本付不起钱,所以只有不停的卖卖卖。

    先是将他视作亲生儿子一样的小狗富贵给卖了,然后又将栖身的小渔船给卖了,全家搬到一个小破窑洞。

    这个窑洞是真的破,破到外面下小雨屋里下大雨,外面下大雨屋里下暴雨,外面下暴雨,全家都得去桥洞下避雨的那种,当真是凄惨至极。

    可就算是这样,他这无良老爹还不罢休,依旧是每天一座上等酒席照点不误,让得李小鱼真的是想活活掐死他,然后自杀算了。

    这样囫囵了几天,到最后,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完了,实在卖无可卖之后,看着自己这便宜老爹再次乐呵呵的跟那前来收拾餐盘碗筷的伙计点了一桌上等酒席,他真的是想死了,是暴揍道。

    “靠,老爹,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已经没东西可卖了,在卖下去的话,我都快要上街裸奔了。”

    闻言,八贤王是斜了他一眼,然后,是没好气的撇撇嘴道。

    “切,你不是还有一条裤衩吗?”

    李小鱼:“……”

    “so?所以你想干嘛?真的想看我上街裸奔吗?”

    “只要你愿意,我完全没意见啊。”

    李小鱼:“……”

    照旧无视了李小鱼那万般幽怨的小眼神,八贤王是笑呵呵的说道。

    “儿啊,别生气嘛,都说过了,爹这是考验你的孝心,只要你对爹好,爹以后自然会千般万般回报你的,知道吗?”

    听到这老家伙这样说,李小鱼也直接无视了,因为这老家伙就知道拿这句话来糊弄自己,这几天,这句话耳朵都听出老茧了,实在无感。

    而且他看得出,这老家伙纯粹就是好吃懒做,什么都不会,还皮得很,估计有病,不然也不会想出自卖自身这种骚操作,因为正常人谁干的出这种事。

    可是无奈啊,谁叫他当时手贱买了啊,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将这苦果强行吞下去,是出门想办法凑钱,不然,就真的付不起今天这一顿上等酒席的饭钱了。

    走出门后,穿着一身破烂衣衫的李小鱼,是不由苦着脸想到,到底做什么才能赚钱呢?

    打渔?

    打渔是不可能打渔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打渔了,因为几天前他就把渔船连同所有的打渔工具都卖了,换成了当天的饭钱,所以还真么打渔啊……

    而且就算能,也没用,因为打渔赚钱太慢了,要知道一顿上等酒席可是要一贯钱,而打渔的话,撑死了一天也就百八十文钱,根本不顶用。

    但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走在枫桥镇的石桥上,李小鱼是不由越发愁眉苦脸,急的只扣脑袋,却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也就在这时,忽然,他是看到,桥头走过来了一个人,这人约莫有三十来岁,中年沧桑,面庞黝黑,穿着一身短裤短袄,显得很精明干练。

    同时,手里提着把半人高的猎弓,而另一只手提着两只野兔,以及一只大雁,背上的皮壶内背着十来支箭,明显是一副猎户的大半。

    也凑巧,这人李小鱼还认识,是枫桥镇上的一个猎户,姓薛,至于到底叫薛什么他倒是不知道,因为大家伙都叫他薛猎户,而他则叫他薛大哥。

    因为有时他会用打来的野味,和李小鱼他们家换鱼吃,所以,一来二往之下,就认识了,关系还不错。

    见此,李小鱼也是欢喜的迎了上去,高兴的叫道。

    “薛大哥,你打猎回来啦,收获不错嘛。”

    闻言,正埋头赶路的薛猎户,看见李小鱼后,也是欢喜一笑,停下身来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王华啊,倒是有些日子没看到你了,听说你最近买了个爹是吧,恭喜恭喜啊。”

    李小鱼:“……”

    emmm,这特么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第十一章 引弓射箭开口雁(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