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苏联1941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二章 追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就是标准的坦克与步兵之间的配合:坦克应该将自己主要目标定位为敌人步兵,因为坦克对付步兵会容易得多;而步兵则应该将自己的主要目标定位为敌人的反坦克炮及对坦克有威胁的步兵,这些往往是坦克无法兼顾且很难应对的。

    接着坦克的履带就“嘎啦啦”的辗上了反坦克炮将其压得整个都变形深陷入泥地里……这是坦克乘员最喜欢做的,将自己的天敌辗成一堆废铁。

    就像有些坦克乘员形容的:“当履带辗上反坦克炮的那一刻,感受到下方钢铁‘膨膨’的断裂,就像是酥脆的烤面包在嘴里咀嚼,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事实上,这也不能纯粹说是“喜欢”,这时代的坦克对阵反坦克炮时,最好的解决方式往往不是开枪或是开炮。

    开枪,子弹往往无法对有防盾的反坦克炮构成威胁,除非子弹恰好穿过防盾的观察孔命中其后的炮手。

    开炮,坦克炮对付反坦克炮当然绰绰有余。

    问题在于这时代的坦克悬挂系统较为落后,这就意味着绝大多数坦克精确射击都得停车,否则就只是盲目射击,能否命中全凭运气。

    二战时具有代表性能在行进中开火的坦克有两款:

    一款是美国人的“谢尔曼”,它装有火炮垂直稳仪使其在行进中开火也有相当的精度。

    另一款是英国人的“玛蒂尔达”,它每侧有多达10个小直径负重轮,这使它很稳定,再加上速度很慢,于是在平地行进时开火也有一定的精度。

    绝大多数坦克都在这两款之外,T26也不例外,所以停车瞄准反坦克炮的结果,往往会被高射速且视野更开阔的反坦克炮打得满地找牙。

    所以更好、更安全的方法,就是用正面装甲对着反坦克炮然后加足马力朝敌人的反坦克炮阵地冲……这一方面可以使自己不容易被命中(快速移动的目标总是更难命中),另一方面则使自己命中敌人的机率几乎是百分百,再蹩脚的驾驶员对着反坦克炮辗也没有辗不中的。

    如果有的话,那一定是喝了太多的沃特加。

    就像现在这样,在步兵的配合下,德军的反坦克一门接着一门的被坦克撞翻或者压扁。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几辆苏军坦克如入无人之境般的带着苏军士兵直插德军阵地纵深,像一枚钉子似的在防线上硬生生的敲开了一个缺口,所过之处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

    打到最后甚至连坦克上的机枪子弹都打完了……T26坦克上的机枪是备弹3654发,这弹药量在一场战斗中很少有能打完的,但在这场战斗中却有三辆坦克将子弹打得一发不剩,最后只能用火炮乱轰用履带辗。

    就在这时,苏军主力再次发起进攻。

    这一次,已经阵脚大乱的德军显然无法抵挡。

    让舒尔卡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的是,德军虽然知道败局已定,但大多数人还是坚守在阵地上打完最后一颗子弹。

第一百零二章 追击(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