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回府,维尼熊诞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都有,都有。”徐齐霖宠溺地刮刮妹子的小脸蛋儿,这个妹妹虽小,倒是挺会处事。

    要知道,历史上的徐家小妹会成为高宗李治的婕妤,也是很有才名的一个女子。

    经妹子这么一打断,徐齐霖又不想费脑筋去想了。都说了才思不够敏捷,老姐还能责罚自己不成?

    磨蹭了一会儿,宫人把书拿来了,徐齐霖便告辞回去。

    虽然自己还未成年,在姐姐面前不用太拘礼数,可到底不比家里松散自由。

    徐惠果然没再追问做诗的事情,想必是怕弟弟在众人面前难堪。只是细心地又嘱咐了几句,还取出两个小金饼子给了弟弟。

    要知道,充容位列九嫔,是正二品,那也是有俸禄的。每月九贯钱,每年禄米四百七十石。

    虽然不象正常的京官那样有职田、力课等额外收入,可身为皇帝的女人,在皇宫里吃喝还掏钱,你不是埋汰皇帝陛下吗?

    吃的喝的用的不花钱,也就平常打赏宫人的小钱,皇帝还时不时能有个赏赐。

    所以,徐惠一下子拿出两个小金饼,约是四两重,还是绰绰有余,毫无压力的。

    还是老姐好,给金饼,好拿啊!徐齐霖感慨了一下,谢过收好。

    按照当时的兑换比,一两金子能换六贯钱,一贯钱一千枚制钱,大约八九斤重。

    这两个金饼子也就相当于二十四贯钱,再乘以八——这个,这个,差不多二百斤吧!

    徐齐霖这个小正太,别说吭哧吭哧地扛着二百斤走出宫去,就是往身上一压,那也得变成死狗啊!

    徐惠肯定也想到了这点,那样的情景太那啥了。再说,嫔妃们领工资也不是给制钱,都是换算成金饼子或是绸帛。

    揣好金饼,小昭已经跳上榻,小腿一曲一伸地跃跃欲试。

    徐齐霖笑着把身子一猴,小丫头已经咯咯笑着蹦到他的背上,双手环着他的脖子。

    徐惠笑着摇头,也不说重话。虽然不合礼制,可父母双亡,这兄妹情笃,让人看着就心生暖意。

    徐齐霖背着妹子走到殿门口,才得到妹子的提醒,忙转过身来,冲着两位小公主草草施礼告别。

    小幺公主还只顾着玩,对新到手的布娃娃爱不释手。

    晋阳公主则扬着粉嘟嘟的小脸蛋儿,萌萌地直盯盯地看着。看着哥哥背着妹妹,边说笑边走远,她的眼中不禁闪现出羡慕的神情。

    ……………

    姐姐是嫔妃,自己算是国舅吗?很牛*逼吗?

    可别被戏里的那些东西给骗了,起码在初唐,还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被人捧着供着的。

    再说,真正意义上的国舅应该是皇后或太后的兄弟。象长孙无忌,就是名副其实的国舅爷。

    嫔妃的兄弟嘛,极少数拍马屁的可能叫你一声国舅,但最多的还是称呼你的官职。

    也就是说,徐齐霖现在啥也不是,只能被别人称作“公子”。

    现在,说服了姐姐,立志干一番大事业的徐公子已经回到了家里,也就是徐府。

    徐齐霖的父亲徐孝德大约从贞观元年开始,正式出仕唐朝。最初担任绵州巴西县尉,

第五章 回府,维尼熊诞生(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