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朝工科生暴雪娱乐免费注册送38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略作安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因为要离开江阴,在此之前,就要先敲定李葭和李月肚子里孩子的名字。宗谱上的名字其实跟真名没什么关系,按照宗谱序列,张德严格地讲,应该叫张大德。

    只是宗谱是宗谱,本人是本人,两回事。

    族老死的七七八八,还剩下的几个,都是唯张公义马首是瞻的老弟兄。还有几个张德祖父庶出儿子,如今也是协理张氏。本宗只论枝叶,也比其它分支要强得多。

    且不说张德,就是张贤、张智两个弟佬,在虞昶那里只要有需求,混个主薄当当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因为张德的缘故,他们没必要这么做,旁生枝节,反而会给大哥添乱。

    “阿德,伊要是儿子,叫啥名字?”

    “张常。”

    “常州的常?”

    “对。”

    “噫,倒是好记。”

    执笔的叔叔用红笔记下,后面又加了一句注释:倘使女儿,便叫“芙蓉”。

    不远处李葭依旧黑着脸,她是才女,结果子女名字就是个地名,要说放宽心,那根本就是假的。

    翻开《楚辞》《诗经》会死么?

    但一想到长乐公主也没高到哪里去,多少又有些平衡,至少自己生的,还是姓张不是?

    “伊也是儿子,叫张苏?”

    “对。”

    叔叔都会抢答了啊,了不起,举一反三,有智慧。

    老张接着又道:“倘使女儿,也叫张苏。”

    “……”

    “……”

    执笔的老手哆嗦了一下,差点没拿住。一起哆嗦的还有另外一个才女李月,这光景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旁李葭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和大侄女比起来,好歹自己生的选择性比较多。

    “生男生女都一样。”

    老张轻轻地拍了拍李月的手,话是好话,听着就别扭。

    可见人不是好人。

    吹干墨迹,叔叔把谱本合好,然后感慨道:“一晃二十年,阿德再有几年,也要抱孙子哉。”

    “……”

    猛地一个激灵,老张顿时反应过来,是啊,自己儿子玩小娘的年龄也到了。武汉那地界,鱼龙混杂,想要送女郎给张沧暖被窝的不知道有多少。

    “老叔阿要去武汉看看?”

    “弗去。”

    叔叔摇摇头,“忒远,怕死在外面。旧年去长安的弟兄,还弗到关中,就死了几个。现在虽说条件好,老子一把老骨头,还弗要寻死了。弗好比何坦之,那老棺材手段高,命硬。”

    “坦叔在武汉也想你们的。”

    “伊想个屁想。”

    “……”

    坦叔在这帮老叔叔们的眼里,也是相当复杂的一个人。要是没有坦叔,这帮老叔叔们的日子要好过的多。横竖族内家当,捞起来不怕嘛。

    偏偏张公义死了之后,坦叔镇压张氏,老张又是个精怪,族老们只要服服帖帖,整个江水张氏,可以说是安安稳稳地过渡。

    正因为安安稳稳,反倒是让有些心思复杂的,觉得憋屈。

    凡事就怕比较,张氏周围也不是没有寒门人家,那些个族老们,日子好过的很。有的小支还能反杀本宗上位,有的族老欺凌孤儿寡母……家族铁板一块然后做大做强的,实在是屈指可数。

    张氏本宗乡下,当年跟何坦之相熟的,大多笑骂一声“老棺材”,并非是恶

第四十章 略作安排(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